新聞快遞>>
全省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第一批總結暨第二批部署會議召開    省委全面深化改革第三方評估組評估天水市改革工作    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天水教育事業發展成就綜述    天水市委市政府致全市教師和教育工作者的慰問信    天水市舉行慶祝第35個教師節大會 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>
【麥積山面孔】段一鳴:麥積山雕塑的守望者
來源: 天天天水網    編輯: 張娟 2019-09-06 10:26:01 星期五     字體設置:

?

段一鳴:麥積山雕塑的守望者

  □記者 胡曉宜 見習記者 徐媛

  初秋的麥積山石窟,相較于夏日靜謐了不少,一陣風吹過,多少有點涼意。在棧道上搜尋了近半個小時后,記者終于在127窟找到了段一鳴。其時,正在接受《三聯生活周刊》記者采訪的他,一如多年前所見,思維活躍,且健談。

  采訪間隙,記者看見他正注視著一件未完成的臨摹作品。上了大泥,但也只是完成了塑像的一小部分,接下來還需要上細泥、防裂、加固、壓光……“等作品完成,我也就該退休了。”他的手指輕輕拂過塑像,語氣中多少有些不舍。


  1986年,段一鳴進入到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,臨摹研究古代雕塑。潛心臨摹的日子里,麥積山獨特的石窟藝術時常令他嘆服。“我常常陶醉于精美的石窟藝術中無法自拔,也常常為它因年久失修和保護不力遭受到的嚴重破壞而惋惜。”時間,是段一鳴潛心臨摹最好的見證者。1991年3月,段一鳴臨摹的六件麥積山雕塑作品參加了中日國交正常化20周年紀念《中國麥積山石窟展》,在日本東京、京都、大阪、橫濱四城市展出后,反響熱烈。

  為讓麥積山的精品在后世中永久留傳,段一鳴與大自然的侵蝕開始了長跑。此后,麥積山大大小小的洞窟里,都可見他的身影。

  時間拉回至現在。再次來到曾經“面壁”三年的123窟,段一鳴立于洞窟前,用講解員的口吻娓娓道來。“123窟是麥積山比較典型的洞窟,窟內有11身塑像。中間是主佛釋迦,左壁是維摩詰居士,右壁龕的文殊菩薩,他們在低頭辯論。其中供養童男童女,是西魏時期麥積山最具典型的塑像。上世紀五十年代,王朝聞先生在其著作《一以當十》里,對童男童女作了高度評價。”

  講解結束,洞窟門也已打開,他躬身進入窟內。目光深情拂過11尊佛身,段一鳴顯得很是歡喜。“我們又見面了。”他自顧自地說。

  臨摹123窟的三年,段一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洞窟里度過。這個潮濕陰冷的洞窟,讓不少像段一鳴一樣的雕塑家患上了腰椎病。“洞窟非常潮濕,如果用空氣抽水機抽水,至少能抽出三桶水。”

  憶及往事段一鳴說,當時他幾乎每天都帶著簡易午飯上山,從上午9點工作到下午5點。“我一直在琢磨,古人為什么能做出如此傳神的作品,怎樣才能表現人物的內心世界?等逐漸進入之后,感覺越做越有勁兒,越做越有做頭。”時光打馬而過,而段一鳴的初心卻一如從前。

  時至今日,即便已對大大小小,從北魏、西魏、北周、隋代、宋代的塑像都做了臨摹,可這依然消磨不掉段一鳴“炸裂”般的熱情。“看似三十余年朝九晚五重復著相同的工作,但實際上麥積山石窟的7000余尊雕塑,沒有一尊是雷同相似的。”于段一鳴來說,每做一身新的臨摹品,便是遇見一個新的世界。

  日日夜夜的反復鉆研臨摹中,段一鳴仿佛在冥冥之中得到啟示。之后的臨摹中,他的精神與麥積山石窟融為了一體。“只有將自己的虔誠信仰注入每一塊泥土之中,才能與古代雕塑家共鳴。”

  在段一鳴的雙手下,一尊尊傳神的微縮精品塑就而成。麥積山石窟雕塑系列微縮精品,成功地將眾多的雕塑精品微縮成高二十幾厘米的小像,并在材料和復舊手法上進行了大膽而獨到的探索,其中西魏時期的小沙彌、菩薩等微雕,個個都豐神秀骨,生動逼真,133窟北魏時期露著神秘微笑的小沙彌,更是被喻為“東方微笑”。

  三十余年間,段一鳴臨摹、研究了麥積山及各大石窟中多個朝代的幾十尊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閱讀了大量的佛教雕塑藝術方面的理論著作,以培養全方位的理論素養,進而提高鑒賞能力。長年徜徉于麥積山石窟藝術長廊,浸潤在古代雕塑藝術的海洋中,段一鳴對麥積山石窟雕塑藝術的復制,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2001年5月,經他臨摹的麥積山雕塑微縮精品“小沙彌”,榮獲“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三等獎”;2003年8月,麥積山雕塑陶藝微縮精品,參加了“中國首屆文物仿制品和民間工藝品藝術博覽會”并獲金獎。

  曾經,“功成名就”的段一鳴有多重榮譽加身,亦有諸多機會可以讓他在外大展宏圖,然而,他甘愿只做麥積山雕塑的守望者。他說:“麥積山是我的根,有生之年,仍要一如既往對麥積山石窟、中國傳統造像藝術進行研究。”

  在段一鳴看來,麥積山守護者一代有一代的使命。“上一代麥積山守護者,通過不懈努力,使石窟的保護隊伍逐年壯大,而今石窟保護已不成問題。保護之外,另一個則是弘揚,弘揚除了在電視、報紙、網絡上做推介外,更重要的是走出去,這也是新一代麥積山守護者的使命。”

  段一鳴認為,讓麥積山走出去最好的辦法就是辦展覽,辦大型麥積山石窟展覽。“可以說,麥積山在近兩年的展覽中嘗到了甜頭。”2017年麥積山與敦煌、新疆喀則爾在成都博物館舉辦了一個特展,展覽歷時三個月,平均每天的客流量在7000余人左右。法定節假日,每日入館人數均接近2萬人上限。“2017年展覽結束后,我發現四川游客明顯增多。這就說明視覺傳達是非常有效的,臨摹品也有生命。展覽能讓麥積山石窟藝術不受時空的限制,讓游客無需親身登臨,便能領略。”

  三十多年來,段一鳴用青春時光來守望這座藝術殿堂。麥積山石窟正因有像段一鳴這樣的藝術家,不斷從中獲取創作靈感并創作出新的作品,才使得這里的雕塑在一代代雕塑者手中得以傳承。轉念間他又說到,“不過還好,一生就熱愛這個事業,能多奉獻就多奉獻點兒吧。”

上一篇【麥積山面孔】夏朗云:一個愛上麥積山的浪漫主義考古者

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相關新聞
©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.xsgmqr.live版權所有,未經《天水日報》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新聞熱線:0938-8390229 技術故障:0938-8217313 謠言舉報:0938-8390229 地址: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:隴ICP備09002627號
技術維護與支持:天天天水網信息部

法律顧問: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、職素芬
河内5分彩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