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快遞>>
天水召開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動員部署會議    天水日報:守初心,就是心中永遠有人民    天水市人大常委會及機關主題教育動員部署會議召開    天水市政協召開黨組會議    天水召開機構改革總結會議 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新聞中心>>天水新聞>>大新聞
【麥積山面孔】董廣強:講述麥積山石窟文物工作七十年的故事
來源: 天天天水網    編輯: 張娟 2019-09-06 10:37:13 星期五     字體設置:

  

?

董廣強:講述麥積山石窟文物工作七十年的故事

  □記者 洪波 胡曉宜

  “現在回想我編這個書,還得追溯到二三十年前,那時我還年輕,喜歡聽故事,尤其是對文物修復過程中發生的事特別感興趣,像這個東西是誰誰修復的,具體怎么完成的,修復過程中他們幾個吵架了,因為意見不統一還產生了工作糾紛等等。”

  “當時,尤其是在吃飯等一些場合,不少老同志一激動就會說好多以前的事、以前的人。他們很懷念曾經在麥積山所做過的一些努力,也希望自己所做的這一切能被歷史記錄下來。但現實卻是,因為缺少記錄,這些故事只能留存在每個人的記憶中,甚至于散落在各個角落。那時我就想,如果能號召老同志把以前的事情回憶一下,然后再記錄下來就好了。”

  日前,到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采訪,一聊起編輯《麥積山石窟——文物工作七十年》的事情,數字中心主任、副研究員董廣強頓時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自從1994年從新疆退伍正式到研究所上班,25年間,董廣強幾乎干遍了麥積山所有的部門,這也讓他對麥積山的了解更加寬泛。剛來那會兒,研究所每年都會出《年報》,而內容也多是反映當年工作。參與其中,董廣強越來越強烈的感受就是,“歷史不能忘記,人也不能忘記。”

  “我覺得文物修復過程中人特別重要,但往往很多時候,我們只是看到歷史創造最終的結果,卻把中間好多的過程及波折給忽略了。尤其是當修復中年輕人突破性地采取一些修復方法,而比較保守的老一輩修復者又不同意,甚至于特別嚴厲地批評年輕人。如果能通過這許多的細節,講述文物保護背后的故事,則要比你對著結果程式化地表述更能打動人,更能體現普通人的情感。”為此,董廣強開始慢慢有意識向這方面靠攏。

  一開始董廣強并沒有想太多,他只是通過采訪、搜集老照片等,把自己所在部門保護室工作中某些方面的事情,零零散散記錄下來。而之后發生的一件事卻觸動他去做更多記錄方面的事情。

  “我們以前修復方面很好的一個老同志叫柳太吉,他從十幾歲的時候就在麥積山搞修復工作,稱得上是麥積山的‘活地圖’,不論你說個麥積山的什么事情他都知道,很不幸的是他英年早逝。”董廣強說,原來只要想了解麥積山哪方面的事情,大家都會說找柳老師去就能說清楚,但這些留存于柳老師記憶中的事情,隨著他去世就再沒人知道了,真是特別遺憾的事情。

  眼下,董廣強雖算不上麥積山的“活字典”,但因為一直以來留心記錄,加之這些年編書的經歷,讓他對麥積山文物保護工作有了更多了解,尤其是一些框架式的東西。

  “編寫《麥積山石窟——文物工作七十年》也算是一個因緣,當時所里計劃著要將麥積山文物保護工作的七十年記錄下來,把以前文物修復的過程、歷程反映出來。畢竟之前的修復,完成了也就結束了,包括我們的東、西崖大佛,那么浩大的工程,卻僅存留在修復者的記憶里。可討論過程中大家認為,我們的文物保護修復工作從七十年代開始到現在,也就四十年的歷史,所以不能只寫保護,諸如發端時開始的工作、美術工作等都應該寫入其中。最后就分成了兩本書,一本是《文物工作七十年》,另一本是《麥積山保護故事》,而我則承擔了《文物工作七十年》的編輯工作。”董廣強告訴記者,最初只是想著把老同志記憶中的東西留存下來,諸如大佛是哪年修復的,都有誰參與,前后經歷了哪些事情,雖然書中并未提到具體某一個人,但卻能讓后來的年輕人了解以前的一些事情,“這個很重要,現在對于七十年的事情還有人能說清楚,可等再過幾年,一些老同志不在了,前三十或四十年的事情就沒人知道了。”

  由于編書之前,董廣強腦子里一直徘徊著與之相關的概念,所以他很想做這個事,但從立項到寫書,過程中依舊存在著很多困難,諸如七八十年代的資料非常欠缺,只能到與之相關的各個單位去采集,而搜集照片就困難更大。但無論如何,董廣強始終覺得,這件事對單位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工作,對他自己也是件很有意義的事。

  “從編書到定稿,差不多一年半時間,等到出版就差不多兩年了。我是1969年生的,當時編寫《文物工作七十年》時48歲,長時間坐在電腦前編寫資料,不僅消耗體力,對視力也造成了一定影響,我眼花也是在寫書過程中落下的。”董廣強說,編書過程中有的人認為七十年應是框架式的越簡單越好,但落實過程中,很多人又都想著把自己的發言、論文等列入其中,有的還想把自己的名字也寫進去。“我非常能理解他們對麥積山的感情,當時大家都把這本書看得很神圣。”

  “雖然編輯過程辛苦,尤其是定稿之后,需要將部分資料再刪減掉時,感覺就像割自己的肉一樣,是一件讓人心里特別難受的事情。畢竟很多資料來的太不容易。不過好在《文物工作七十年》最終把麥積山文物工作方方面面的來龍去脈都交代清楚了,而且內容也不算太繁雜,也算是為麥積山留下了一些資料,更為曾經付出的人們留下了一點記憶。”采訪結束時,董廣強欣慰地說。

上一篇甘肅省全面深化改革第三方評估網絡問卷調查
下一篇【麥積山面孔】黎澤坤:當好文化傳播者是我們的使命

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相關新聞
©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.xsgmqr.live版權所有,未經《天水日報》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新聞熱線:0938-8390229 技術故障:0938-8217313 謠言舉報:0938-8390229 地址: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:隴ICP備09002627號
技術維護與支持:天天天水網信息部

法律顧問: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、職素芬
河内5分彩下载